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首页个人日记

我的同桌是重生者 第六章、美好与幻想的现实

更新时间:2019-12-28 11:34:38点击次数:226次
简介:女同桌告诉我她从二十年后重生回来了...过于普通化的人生、长达十年的故事、几段简单的恋爱、数位擦身而过的人。遗憾亦是美好,痛苦亦是生活。人终将成长。
 微凉亦有些温和的风从窗口拂入。

    张小书不甘的睁开了那死命闭着的、渴望多睡上两分钟的眼。瞥了眼床头正转到6点20分的指针,只得不耐烦的爬起洗漱完,顺手煮好稀饭,弄了蛋糕牛奶,最后将张小冉拉了起来。

    有些人的青春不存在某些烦恼的。

    例如...迟到的烦恼。

    是的,那些成绩优异,性格活泼,极易讨得老师和同学欢喜的人,老师只会板着脸一句‘你怎么又迟到了?’而后在同班同学的欢声笑语中开始崭新美好的一天。

    他则不同。

    平凡不起眼的普通学生,触犯戒律的下场就是在班门口站一个早自习了。而后在严厉的呵斥中,作为刺头代表,成为班级的笑柄。

    最终闷闷不乐的回到座位,一天都将是阴暗的。

    “在想啥啦,别吃了,等你吃完我都迟到了!”张小冉连把张小书吃到一半的碗抓走,揪着他就起身。

    “你以为拜谁所赐啊?”张小书想讥讽她多赖了20分钟的床。

    “肯定你啊。那么晚才叫我...”张小冉很爽快的把锅丢给了出去。

    “....”

    虽说是姐弟,不过高中起,张小书便不再不乐意与张小冉一同上学了。原因则是初中时身旁这个‘受欢迎女人’的存在造成的种种教训。

    类似于‘苏思念长得那么漂亮,她弟弟咋不帅啊。’

    ‘捡的吧?哈哈哈哈’的议论。

    还有误会的,诸如‘这个男的长得也不比我帅啊,怎么和这么个漂亮妹纸走一起。’‘鲜花插牛粪啊!’此类的俗套感慨思想。

    嗯,也许看起来并非大事。

    可就如同他们压根不知道这随意的话会多中伤张小书的脆弱的内心一样....

    孤零零的随着学生群末尾进了学校,又挤进热闹的班级,最终在无人关注中,倒在了桌面上。

    “呀,咸鱼!”

    可刚趴下,不知从教室哪个角落蹦回来的顾婉清一巴掌将张小书拍醒了神,一脸得意“我昨晚熬夜想好发财的办法了。”

    “....”

    张小书也不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这女人还真和他猜测的一模一样。

    “是什么?”他扭过头,依旧是趴在桌上。

    虽然对顾婉清帮自己找女朋友已经没抱太大期望了,他将更大的兴趣放在了这女人发财的可能性上。

    一切都没有绝对的!

    是的,就是世界最老套的规矩:有钱还怕没有女朋友吗?

    她有了钱,自己就能蹭一杯粥的!

    在这青春年华里,能享受一切的就只有那些走进班级、人群便有一堆女性投向炙热目光的帅哥。而因为他们的存在,百分之九十的男性失去了青春的体验。

    简直可恨!

    令成年人回首时感到悔恨嫉妒羡慕的青春竟活生生的成了煎熬,失去了色彩。

    张小书不止一次产生一个疑问。

    他的问题是【帅哥这种东西怎么不去死呢?】

    “就是找到未来超级富一代啊。”顾婉清眼中满是兴奋“我们班就一个,未来是大老板,你养不起我时,还借了你不少钱花哩。”

    “....”

    借自己钱花?

    张小书歪了歪头,这不科学吧?自己压根没啥朋友啊...硬要说的话,好像就那么一头...

    “高鑫?”反应过来,张小书目瞪口呆。

    “没错!”顾婉清严肃道“他是前两个月摔断腿请了假,记忆里,今天就回归了。本少女当初不止一次后悔没有看准金龟婿,这次可不会放过了。”

    “那...你的老板梦呢?”张小书问。

    顾婉清翻了翻白眼“傻子,辛苦赚钱,哪有钓金龟婿来的实在?”

    “....”

    这女人的目标还真够不坚定的。

    张小书也没想到高鑫竟然会成为大老板...论学习成绩,高鑫可是比他还差一筹啊,性格虽然截然不同,但物以类聚,明明都是沉迷二次元世界的死宅生物...

    咋他成了大老板,自己没有呢?

    这个念头,突然从张小书心里浮出。

    是啊,为什么?

    是因为自己只会做些不抱希望却却存有幻想的梦吗?

    “老张,我高汉三回来啦!”

    思考时,果不其然,班级门口一道熟悉的人影闯进来。那像见了久违情侣一样的热情感与亲切声,引了多人投向的异样目光后,张小书直接傻了眼,老脸不禁一红。

    ‘我不认识他。’他默默道。

    对于自己是怎么认识高鑫的,张小书还真忘得一干二净了。可能是因为前后桌、又有共同爱好的缘故,一来二去就熟了吧?

    不过....

    讲实话,顾婉清是自己未来老婆这事,虽然骗着自己不信,可内心深处,张小书实际是有了确定的答案了。

    所以瞥见顾婉清面对高鑫那跃跃欲试的期待样,一时间,有种纠结感令他不大舒服。

    张小书小声嘀咕道“作为曾经的未来老公,不知道为啥,看你这样,我总感觉自己在戴绿帽子啊。”

    “嘿,怪我咯?你昨天亲口说现在还有暗恋的人,过去这时候你都快追到我了,明明是你三心二意,戴绿帽子活该!”

    顾婉清似乎牢牢记住了张小书昨天随意的一个回话,回了在内心做出无数遍的思考的答案。这气势汹汹的斥责让他瞬间哑口无言。

    就这样,开启了早自习。

    面对张小书那与平时一样,有气无力,爱答不理的半傻半冷样,高鑫倒是习惯了。只是顾婉清与几个月前冷漠不同的热情,实在让他适应不来。

    “高鑫,你想谈恋爱吗?”

    顾婉清一句话让高鑫差点把喝到一半的水喷了出去。

    “你打算给我介绍?!”他一脸狂喜。

    “哼,小样。”

    顾婉清面对高鑫这傻样,心中满是得意。对付这种没和女生有什么交流的小处男,故露出点对他有好感的花招,再欲擒故纵几招,还不轻轻松松拿下了?

    但这伎俩也就面对高鑫等普通男青年有效,一旁手撑着的张小书那一脸鄙夷的表情是早看穿了顾婉清的小念头。

    那单纯的美人计最多也就撒在高鑫身上。

    就他而言,他的世界,这等有着期待的美好。美好是无法对他进行到的欺骗。

    美好就是幻想,幻想,是不存在的。

    不是吗?

    张小书都不能确定,未来的老婆顾婉清是否在背地里给自己戴过绿帽子...

    就如同...你钟爱的女歌手也许是人尽可‘骑’的娱乐圈卖身女,暗恋女神早是个暗地里是个低俗的bitch,甚至你期待、想过一生的纯洁少女,也许早不是处女...

    这都是破坏幻想的实质可能性。

    嘛,或许偏男性固执思想封建了一点,又或许是没有对未来另一半抱有信任的狭隘胸襟,可他并不讨厌自己的为人。人不都是自私的吗?

    “我能介绍个大美女给你,不过你得先回答我几个问题。”

    顾婉清说到大美女三字时,自己的脸蛋上满是傲然“你如果谈到了女朋友,有什么打算吗?”

    赚钱养自己?

    顾婉清眼神尽是期待。

    “嘿嘿...”高鑫羞涩的抓了抓头发“想摸胸。”

    “...”

    顾婉清是傻眼,下意识的捂住胸口。可这回答并没让张小书有多么的意外。这也就是他对高鑫未来是大土豪产生怀疑的原因....

    这家伙,哪里有发财相?

    不就是一屌丝?

    “那...你说恋人间最最大的信任是什么!!”

    顾婉清虽然是不满意第一个答案,可这是男人的常性,倒不是不可以去努力理解。下面这一个,就是最关键的‘钱给女朋管’的回答了。

    “那肯定是能借我钱充游戏啊!”

    “你这白痴和你右手慢慢谈吧!”

    顾婉清一巴掌就拍了过去。
(编辑:凡心浅梦)
  • 游客

    2020-07-23 15:11:34
1 条评论
不想登录?直接点击发布即可作为游客留言。